中超的“百日誓师”大会

从3月15日联赛重启的信息首次透露,到炎炎6月无人敢言,球迷这100多天的翘首以待,让我们之前兴奋的喊出“世界第一联赛”到现在“世界第一拖联赛”,中超复赛的百日誓师,到底经历了什么?

 

 

 

联赛重启意义重大

 

从广州与上海双赛区进行分组制中超联赛的方案遭否;到独自承担16队单循环赛制的方案让江苏觉得不太友好;再到广州作为单一赛区的方案又被摆上台面,这一系列动作仅仅是在不到24个小时内由媒体先后给出的复赛方案,而足协保持了一贯的沉默。同样的,体育总局的批复也停留在否决、否决以及否决。

 

 

足协与俱乐部之间已经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疫情期间的降薪问题给16支中超球队解了燃眉之急,不过外援登场政策还悬而未决,全华班是否可行?真正令所有人上火的,还是联赛的重启问题。

 

 

 

6月23日,有媒体透露中超复赛又推出了新的方案。在新方案中,广州恒大、江苏苏宁易购、山东鲁能、河南建业、大连人、广州富力、上海申花、深圳佳兆业等8队分在A组,在大连赛区比赛;上海上港,北京国安、武汉卓尔、天津泰达、重庆当代、河北华夏幸福、青岛黄海、石家庄永昌等8队被分在B区,在苏州赛区比赛。此方案一出,立刻有人提出了疑问。在此前的一套方案中,因为考虑到“主场回避”问题,青岛和上海被“换位”。而在新的方案中,“主场回避”并没有被解决。大连人依旧分到了他们的“主场”。

过分的回避,让球迷产生了不一样的争论,如今CBA已经复赛,青岛和广东也拥有所谓的“主场优势”但如果这样的因素影响了本就困难的复赛,值得吗?

 

 

 

中超复赛的意义之所以重大,原因有二:一方面,与俱乐部而言,联赛的开赛时间直接决定了接下来的亚冠和世预赛,同时,中超大多数的俱乐部已经承担不起停赛带来的经济风险了,总不能把希望寄托于球员的再次降薪吧?另一方面,对于足协而言,联赛关乎着中超和国家队之间的冲突,一旦联赛重启日期拖延,联赛在世预赛和亚冠的双重干扰下能否顺利完结都是个问题,更何况足协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不会取消升降级。

 

 

“世界第一拖联赛”

 

三个月以前,当欧洲深陷疫情泥潭各大联赛惨遭停摆,因为国内对疫情的有效控制,让中超复赛第一次被提上日程。而“世界第一联赛”的梗也是因为曾经是最有希望复赛的联赛。

 

 

对于球迷来说,3月是漫长的,从月初等到月底,等来的却是国家体育总局的《关于暂不恢复马拉松等体育赛事活动的通知》,而“今后一段时间马拉松等大型活动、体育赛事等人群聚集性活动暂不恢复”也成为了球迷眼中最暧昧的说辞。没有确定的时间点,一切都和疫情情况挂钩,彼时彼刻的武汉还因疫情封城,而中超重启,自然而然的只能向后一拖再拖。

从4月的谎言中醒过来以后,再到5月隔壁韩国的K联赛和德甲的重启,足协第一次将申请以书面形式上报。以“更为细化的方案”为由的驳回意见后足协也在照着德甲和K联赛结合国内的情况修改后再次提交。

这一次,得到了肯定,但是半个月的等待结果却是再次推迟中超复赛日期!让球迷失望的“复赛偶像剧”将中超从球迷口中的“世界第一联赛”到“世界第一拖联赛”可见失望程度。在同为本土联赛的CBA开赛后,中超的球迷都有一个疑问:“中超何时回归?”

 

 

我,尽力了

 

为什么CBA可以复赛?有的球迷会拿央视对姚明的采访中的“聘请钟南山当复赛顾问”来说话,但球迷不知道的是,足协也在6月初时,聘请了以张文宏为首的专家团队成立“中国足球协会防疫专家组”争取开赛日期的确定和比赛的安全恢复。

相比五大联赛,中超的重启重要性在于中超俱乐部的母公司经济状况和国家队在世预赛的成绩;而五大联赛的重启重要性在于俱乐部自身需要的日常经营,两者存在着本质性的差异,这也是足协和体育总局为什么拥有一再推延开赛的空间和优化优化再优化的复赛细节的条件。

 

 

 

在以张文宏为首的专家测评后,足协拟定的《中国足协职业联赛疫情防控指南》提出了一些可靠依据,也更具有权威性和可行性,但关于中超复赛与否,足协并没有最终的话语权。

考虑到CBA联赛已经与6月20日复赛,采取双赛区的赛会制,若能按照相关规范制定出切实可行的复赛方案,复赛是可以得到批准的。同时,国足40强赛下半程的比赛将于10月、11月进行,这是中国足坛今年最重要的比赛。所以,为了给国足留足备战时间,中超联赛若要复赛的话, 就必须抓紧时间。而从上述消息来分析,若是7月下旬开赛,平均5天踢一轮,9月就会完成第一阶段比赛。在不取消升降级的情况下,这可能是最为客观、可行的方案。

 

 

 

经过了百日誓师的中超,终于看见了尘埃落定的希望,而我们也期待着中超成功上演归来好戏。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
A4001196066@163.com
4001196066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