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逼出“意超”联赛?

北京时间13日凌晨,意大利杯半决赛次回合尤文图斯主场0:0战平AC米兰,尤文凭借客场进球优势晋级意大利杯决赛。更深的意义在于这场比赛也标志着意大利足球正式进入重启阶段。 

 

 

但在欧洲的五大联赛中,意甲已然是最晚恢复的赛事之一。就连在新冠疫情数据比意大利更严重的英格兰,本土的英超也将在6月17日恢复——为什么在欧洲最早爆发疫情的意大利,意甲却拖到了6月20日?

 

“阿尔卑斯观景台”成为重灾区

 
 
 

 

如果说去意大利旅游,伦巴第大区肯定是计划表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素有“阿尔卑斯观景台”之称的伦巴第成为了意大利旅游产业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欧洲各国里,意大利的新冠疫情发现并爆发的最早,意大利的伦巴第大区也是这次新冠疫情最惨烈的欧洲分区。

伦巴第同时也是意大利的“富人区”,GDP总值占意大利的20%、出口额占意大利的30%、卫生福利条件也遥遥领先意大利其他地区,然而这里的新冠死亡人数超过16000人,占意大利全国死亡人数的47%!这一数据已经足够吓人了,但可更怕的是众多官方机构数据显示,伦巴第地区死亡人数统计方面存在严重问题,实际新冠死亡人数至少在25000人,甚至更多。 

 

经济发达的特点也让伦巴第成为了意甲球队的聚集地:国际米兰、AC米兰、亚特兰大和布雷西亚,坐落在伦巴第大区的俱乐部占据整个意甲球队总数的1/5。国际米兰和亚特兰大还加入了本赛季的欧冠,意甲欧冠参赛队的半边天都来自于伦巴第大区。

伦巴第疫情严重,周边区域疫情也不轻,与伦巴第区接壤的艾米利亚罗马涅、皮埃蒙特、维内托这3个大区总死亡人数1万人!再加上伦巴第区,这4地区的死亡人数占意大利死亡人数75%。

与伦巴第接壤地区的意甲球队包括:尤文图斯、都灵、维罗纳、萨索洛、帕尔马、斯帕尔、博洛尼亚。加上伦巴第地区的球队,也就是说处于重灾区和次重灾区的意甲球队多达11支!不论是从实力层面还是数量方面均占据了意甲的半壁江山。 

 

在灾情严重的地区,尽管后期疫情得到控制、曲线下行,但毕竟存在一个较大的病患基数,进入6月伦巴第每天仍有数以百计的人确诊,这使得意大利政府即便已宣布全面解封,却始终不敢对大型的公关活动放得太松。

而在疫情并不严重的意大利中南部,拉齐奥等俱乐部对政府非常不满。拉齐奥是态度最激烈的一家,本赛季本来是拉齐奥近年最有希望夺冠的赛季,俱乐部希望球员们可以尽早的返回绿茵恢复训练,为联赛重开做准备。 

但这里又涉及到一个公平问题——先开始集训的球队,恢复比赛后状态一定更好。所以政府、足协、职业联盟都是统一的态度:“不管俱乐部提供多好的防疫保证,集体训练必须在统一时间恢复——5月19日。”

 

俱乐部与足协的“鏖战”

 
 

 

从球队恢复训练到现在,不到1个月的时间里,意甲俱乐部又经历了一场“鏖战”。之前是俱乐部之间为恢复训练勾心斗角,而这次是为钱联合在一起,对手是意大利足协。 

意甲俱乐部并没有英超成功的商业化,也没有西甲的商业知名度,意甲非常依赖电视转播收入——电视转播占俱乐部总收入比例20-50%,像尤文图斯,转播收入占总收入的20%,而拉齐奥则是50%。一旦联赛轮次减少,转播商就会名正言顺地按比例扣钱。营业额如同俱乐部老板的左右手,要不想忍痛割爱,拿到完整的转播合同规定金额,俱乐部无论如何都要踢完剩余赛程。无关足球,这是现实。

 

意大利足协其实并不反对这一观点,他们的原意也是让联赛踢完。但如果疫情出现反弹;又或者因为比赛导致球员和工作人员大面积感染,那联赛可能会面临二次暂停。所以必须有一个备选方案。意甲俱乐部的方案是:“如果二次暂停,就再做等待,或者按照更严厉的防疫标准继续联赛,总之不到万不得已不想取消剩余赛程。同时,二次暂停就取消降级,或者把意甲降级队数量从3支变成2支。”

意大利足协不同意联赛无限期拖延下去,也不同意取消升降级。足协主席格拉维纳的方案是:“如果发生二次暂停,就取消剩余赛程,涉及争夺欧战席位的球队和降级区球队进行附加赛决定座次。”如果缺乏举行附加赛的条件,就按照各队在现有赛程中的主客场平均分填满剩余赛程,这样计算最终排名。这是意甲俱乐部很罕见的统一集体行动,他们过去总是内部争吵不休,然而当所有人都缺钱,力争本赛季意甲完赛,就实在太重要了。

 

可惜,意大利足球圈都不支持意甲俱乐部这些缺少理性的要求,意乙等低等级赛事反对二次疫情取消升降级的自私提议,裁判员协会等部门则认为不惜一切代价寻求完赛的想法会给裁判等众多从业者造成麻烦。 

在6月8日意大利足协进行的投票中,足协主席格拉维纳的方案以18票赞成、3票反对通过。3张反对票全都来自于意甲联盟。他们在足协理事会拥有3个席位,分别由意甲联盟主席达尔皮诺、拉齐奥主席洛蒂托和国际米兰董事长马洛塔占据。

 

分家进行时?

 
 

 

其实,6月8日原本是意甲俱乐部的高兴日子关于恢复比赛的一切都已经确定了。然而意甲俱乐部老板们全都格外生气,他们威胁下次足协换届不会再选格拉维纳, 

俱乐部老板们通过媒体放出的一个大威胁是组建“意超”,像当年的英超一样分家!意大利媒体对此的处理算是比较冷静——既允许老板们通过媒体放风,但同时他们也意识到这样的威胁缺乏根基,没有给其太多版面和重视。 

 

“意超”这个说法骗小孩可以,但对于懂足球的人来说毫无说服力。英超当年之所以分家,是因为英格兰总共4级职业联赛的商业权益捆绑在“足球联盟”旗下,而英格兰足总和足球联盟有矛盾,英足总是主动为英超分家推波助澜的幕后老板。 

在英超取得成功以后,意甲和西甲等联赛其实都或多或少进行了改革,顶级联赛经济自主权的增加,和低等级联赛的分隔很清晰,弱化了足协的干预权。意甲联盟在联赛组织、营销手段等诸多方面也都照搬英超经验。而现在谈“意甲变意超”,顶多是改个名字而已,换汤不换药的做法,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

 

即便就算意甲真的成了“意超”,如果遇到新冠疫情这样的情形,这并不意味着意甲联盟拥有独立的决定权,也并不会确保他们可以自行通过“逆疫完赛”这种非理性决定。这涉及到的是足球运动在意大利国内的开展规范问题,意大利足协作为总协调机构,仍然对此拥有干预的可能。

尤文和米兰比赛比分战平但依然充满了跌宕起伏,球员也因为看台空空如也变得失去了一部分激情。球迷不会在意看的是意甲还是意超,毕竟踢球的是球员,而不是这些西装革履的官员。所以从本质层面来看,没有变化。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
A4001196066@163.com
4001196066
微信公众号